一等儿媳|第二百百四十二章

推荐阅读:第一狂妃校花的贴身高手修神外传仙界篇神话版三国大道朝天天唐锦绣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修真聊天群都市奇门医圣(怪医圣手)元尊
()  “你要干什么?”和母看着发疯一样冲进来的陆母第一个反应就是护着后面,怕陆母进去对儿子做出来什么,风晓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那边孙佳君试图把她婆婆给拦下来,就算是过来又能怎么样啊,人躺在里面你除了骂他们一通,还能做什么,掐死和风晓?

  孙佳君说实话不相信陆湛媛是和风晓给推下去的,至于为什么有这个感觉,她说不上来。八戒中文网

  “你帮着他们家,你帮着他们……”陆母跟孙佳君又开始别上了,孙佳君双臂围着她婆婆,无论陆母怎么动手,就抱住不放了,然后回头对着家里的保姆喊:“给陆湛江打电话,还站着看着。”

  保姆这才反应过来,她根本弄不了陆母,这边和母也哭了。

  “我要是早知道你女儿把我儿子害成这样,我不会让我儿子娶你女儿的,你还我儿子……”

  和母见孙佳君抱着陆母就要上手,风晓要是活不成了,她就弄死陆母给儿子陪葬。

  孙佳君的脚照着和母的小腿骨就踹了过去,她现在没有心情看着别人发疯。

  “你最好不要过来,我不确定我会不会打人。”孙佳君的头发被她婆婆给抓的,这里一把那里一把的,乱糟糟的。

  和母就是哭,骂孙佳君没有良心,反正叫他们都不痛快了,她就痛快了。

  “你跟我儿子毕竟有过一段……”

  陆母果然下手的更加厉害了,孙佳君双手钳她婆婆的手,看着和母,头顶都要冒烟了,她可怜风晓有这么一个疯妈。

  “你闭嘴别让我说难听的话,我婆婆在这里,你不可以这么说,我跟你儿子是谈过恋爱,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我爱我老公,我爱我婆婆。”

  和母这回没有声音了,孙佳君和保姆俩一起把陆母给弄出去的,保姆去开车门,陆母死活不上去。

  “媛媛啊,我的媛媛啊……”

  陆母抱着孙佳君的腰就开始哭,孙佳君脸上一道一道的,都是被她婆婆给挠的,她看着陆母哭成这个样子其实心里能理解的,她难受一点妈妈就会痛苦很久呢,何况陆湛媛死了。

  蹲下身:“妈……”

  “媛媛啊……”

  孙佳君好不容易才把陆母给弄上车的,前面的车子开走了,她一身的汗,手里提着她婆婆的一只鞋子,那边陆湛江的车开过来,孙佳君打开车门上了车。

  陆湛江的车超过了前面的车,孙佳君看着车玻璃上她婆婆就看着外面呆呆的看着,一瞬间两车插身而过,陆母眼睛里的都是死灰。

  下车的时候陆湛江抱着他妈,他妈手就拽着里面死活不松手,司机弄不下来,陆湛江把外套交给孙佳君,自己探进头。

  “妈,媛媛在家呢……”

  陆母抱着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三儿,你妹妹没了……”

  孙佳君进了房子里,重重叹口气,让保姆去做饭,保姆看着孙佳君,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心情吃饭?

  “我让你去做饭。”

  孙佳君的火气很大,哪里就有那么多的废话了,今天这个明天那个的。

  佳君端着粥推门进去,陆湛江握着***手,陆母的情绪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的,可是万念俱灰啊。

  “妈,吃点粥吧……”

  从出事儿到现在她就一口水一口饭都没有吃。

  陆母听见孙佳君的声音突然就睁大了眼睛,比着孙佳君看着陆湛江:“她害死你妹妹的……”

  陆湛江想要说什么还没说呢,孙佳君发飙了,是的,陆母现在情绪不对,自己应该让着她的,可是她神经是不是有问题?

  “妈,我不知道别人跟你说过什么就让你这样认为了,我是讨厌陆湛媛可是我没盼着她死,她死了我老公会难过,我老公会心疼会睡不着那我就难受,我嫁进来我知道你有很多的不满意,我不说我已经努力到什么程度了,陆湛媛死了,她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她亲妈妈都没有去看她一眼,你这样哭没完没了的哭,甚至打算饿死自己我没意见,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好啊,很好,您老没了,这个家的财产就全是我的了,我很开心。”

  孙佳君咣当一声将装着粥的碗摔在了桌子上转身就离开了。

  陆湛江回来的时候领子松着,看来他也比较烦,让孙佳君下去看着他妈,他要出去办点事,陆湛江以为孙佳君会耍脾气,结果没有,特别平静的就起身下楼去了,陆母不搭理孙佳君就是哭,打算把眼睛哭瞎,孙佳君就拿着毛巾给她擦眼泪,流一点就给擦,喂她吃饭,不吃就硬给,佳君身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简直就是在折磨她婆婆。

  “妈,媛媛看着呢,她还等着你找出来凶手呢,要是和风晓最好,可要不是和风晓呢,要是有别人的话……”

  “你现在还帮着他说话?”陆母一巴掌打偏了孙佳君的手。

  佳君也不恼,好好的跟婆婆说,握着她的手:“妈,媛媛死的很奇怪。”

  和风晓应该不是一个会特别激愤的人,他头脑很清醒,即便迷惘了也应该很快能转回来,推陆湛媛去死,怎么想都不可能。

  孙佳君照顾起人来很有一套,手就一直握着陆母的,跟她说话,陆母喜欢听陆湛媛以前的事情,她就陪着说。

  陆父到家的时候没有站稳,后退了一步,陆湛江撑着父亲,陆父摆摆手。

  “我没事儿,你妈要是看见媛媛那样会伤心的,你想个办法……”

  孙佳君陪着陆湛媛去医院的,去之前有想到过会是什么样毕竟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肯定会破相的,可是看见的那一刻,孙佳君还是吓了一跳,她都这样了,可以想象陆湛江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孙佳君第二个反应就是去握陆湛江的手,他的手很凉,一点温度都没有,就像是一具尸体和陆湛媛同化了。

  陆湛江松开孙佳君的走上前伸出手摸摸妹妹的脸。

  孙佳君本来觉得自己是恨陆湛媛的,不会为陆湛媛哭的,之前两天她也做到了并没有为陆湛媛哭,可是现在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一个女孩子在最美好的年纪就这样走了?

  陆湛媛,真的是和风晓推你下去的吗?

  佳君半夜醒过来,做了一个噩梦,满头满脸都是汗,结果醒了之后才发现陆湛江没在床上,她踩着拖鞋下地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本来以为是在婆婆房间里呢,从下面上来路过陆湛媛的房间,里面站着人背对着佳君。

  “对,我不管你们怎么做,我一定要他进去。”

  佳君站在外面听了很久,这个他不用说,和风晓现在没醒是不会去坐牢的,孙佳君就站在门口,陆湛江出来的时候看见了她,眸子里没有特别的表情。

  “我有句话一直想说……”佳君开口。

  “你如果是要帮着别人说话,那么我劝你,还是不要说出来,留着以后再说。”

  陆湛江和孙佳君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就形成了一种局面,很冷淡的局面,孙佳君跟她婆婆的关系倒是融洽了一些,陪着她婆婆操办陆湛媛所有的事情,家里每个人都忙,似乎只有她不忙,她就接手了,到警察局了解案情的进展,似乎最后确定了就是和风晓推陆湛媛下去的,陆湛媛的家成了凶宅,卖是肯定卖不出去的,谁愿意住在这里啊,孙佳君拿着钥匙,是去还是不去?

  现在警察都认定了是和风晓她还能怎么办呢,开车过去,可是说实话她有点害怕,不敢上去。

  莫名的觉得恐惧,炸着胆子好不容易乘坐电梯上去,站在门口手里拿着钥匙就是不敢打开门。

  隔壁的邻居带着孩子可能是要下楼,手里拎着一个车,看见孙佳君就像是看见了可以诉苦的人,拉着孙佳君的手没完没了的说着。八戒中文网

  “这家人可把我们给害惨了,你说他们不搬来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结果一来就都出事情了还死了一个,我们这房子这回算是好了,也不用卖了,你说我天天住在旁边,半夜就听着隔壁的动静……”

  等等……

  邻居。

  “大姐,出事儿的那天你有没有看见别人啊?”孙佳君跟人家套着消息。

  那个大姐都无奈了,警察问了她不下于几十次了。

  “有什么人,就他们两人,他们俩搬过来的第一天在外面就打起来了,当时很多人看见的……”

  孙佳君实在受不了这个人絮絮叨叨的,打开门就闪身进去了,其实都是心理作用,里面能有什么啊,佳君握着手往里面走,家里的东西破坏的不多,就是窗子哪里,佳君没有过去,而是在陆湛媛的房间里转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什么,陆湛媛所有的首饰都在。

  佳君把陆湛媛的东西都给收拾了收拾然后带回了陆家,陆母就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电视是孙佳君请教了凌飞,把所有陆湛媛的照片都弄到了电视上,这样陆母只要想女儿了,打开电视就能看见,孙佳君从外面进门,保姆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外面热吧。”

  孙佳君没有回话,没有力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出来了就觉得浑身发冷。

  陆母手里拿着遥控,满面都是眼泪,这几天她都是这么过的,当所有人不在,哭到累了,然后就躺下醒了继续哭。

  孙佳君踩着拖鞋上了二楼,路过陆湛媛的房间推门进去,屋子里有一张很大的照片是陆湛媛跟和风晓合照的,说实话她的这段婚姻并不是外人所看到的那样幸福,没有婚礼,没有婚纱,孙佳君站在照片下,看着上面的两个人,你说看上去多么般配的两个人啊,风晓你为什么要推她呢?

  楼下保姆喊孙佳君:“佳君,佳君快点夫人晕了……”

  孙佳君从二楼跑了下去,其实不是晕了,就是哭的迷糊了,陆母眼睛这一段就不怎么好,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天天哭能好才怪呢,手撑着头不说话,医生在给她挂水,孙佳君送医生出去。

  “她没有事儿吧?”

  医生说问题不大,就是身体有点虚弱,天气热也有点中暑的前兆。

  保姆现在都要被陆母给吓成神经病了,你说动不动就来这么一手,她受不住啊。

  “佳君,给他打个电话吧。”

  保姆说的那个人就是陆湛江,孙佳君本来也想打,可是后来合计合计陆湛江的态度还是算了。

  “他工作挺忙的,算了。”

  孙佳君去医院打理陆湛媛身后事,现在陆家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给她管,佳君不想在弄一个非常惹人注意的葬礼也没有必要不是嘛,从医院出来自己头也有点晕,这样的天一会儿在车里吹冷气一会儿下来吹闷热能好才怪呢,想给陆湛江打电话,她有点撑不下去,可是毽子碰触到了手指头就缩了回来,换了号码。

  黄妈妈这方面的经验比孙佳君多多了,佳君下午开始就拉肚子,到后面都有点脱水了,给黄妈妈急的。

  黄妈妈不方便住到陆家,所以就在酒店休息了,孙佳君一会儿一趟的。

  黄妈妈敲敲门:“佳君,妈妈给你叫医生吧?佳君……”

  “不用……”好半天孙佳君才说了一句,她要死了,一点力气都没有,现在拉出来的都是水。

  那边黄妈妈用糖和盐给佳君兑了一杯开水让她喝下去。

  “不去医院看看行吗?”

  佳君趴在沙发上,一半的腿扔在地上,脸孔有点发青,看来体力透支了。

  佳君说自己要睡一会儿,黄妈妈叫她在床上,自己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小扇子给佳君扇着风,佳君翻了一个身,擦擦自己的脸。

  晚上她回去的时候陆湛江已经回来了,陆母陆父都在,陆母还是躺着,估计身上也没什么力气,陆父只是在听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孙佳君听了两句,她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要说完了,说的是陆湛媛的葬礼,陆湛江的意思不办,就家里送送陆湛媛,陆父说这样挺好的,陆母就是哭,孙佳君和陆湛江前后上楼,进门,孙佳君看着陆湛江。

  “你下决定之前是不是应该问问我?”

  她为这件事情跑了好几天,他就不能通知自己一声嘛?跟自己说句话就那么费劲儿嘛?

  “我现在很累。”陆湛江托着头。

  佳君明白了,他累,是的,他累。

  一直到陆湛媛的葬礼结束,当天就陆家这四口来送的,没有其他人,佳君的意思是让陆母在家里好好休息,可是陆母坚持要去,她根本就走不了,整个都是陆湛江给拖进去的,陆母的哭声震天,明明很晴朗的天突然就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孙佳君搀扶着她婆婆,陆湛江搀扶着他父亲。

  然后孙佳君就回上中了,陆湛江并没有回去,他的说法很简单,他需要留在这边一段时间,孙佳君自己先回去就好。

  黄妈妈觉得陆湛江有病,你妹妹死了,你拿谁撒气呢?

  佳君要考公务员自然就要准备复习考试,那边王晓又找了她一次,她答应了。

  黄妈妈说你家现在也没人,你自己住我也不放心,不然在陆湛江回来之前你就住在我这里吧。

  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复习,政府机关和她所想的有一定的差别,至少没有像是在公司里那样忙碌,人都是懒懒散散的,走廊很安静,偶尔喊一个人还能听见回声,王晓的事情很多,孙佳君上手的事情不多,跟着王晓的秘书学了不少。

  人家都说机关里勾心斗角最多,孙佳君似乎没有感觉出来,成天都是那样,不过穿衣服就要讲究的许多,一般的洋装什么的都不能上身,不然王晓穿的很朴素她都抢了她老板的风头,白色的衬衫,西装裤配合着各种各样的腰带,鞋子小配件,这就算是她全部的生活了。

  她和陆湛江的婚姻似乎沉到底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也弄不清,也许也不想去知道。

  王晓的这个秘书巧了也姓江,王晓喊他都是小江小江的叫,这个小江话不多,可是做事儿很细。

  “佳君,下午穿平底鞋,我们要出去一趟。”小江给佳君发了一个窗口。

  佳君点开,然后表示自己知道了,她今天上班穿的是高跟鞋,想着趁中午出去回家换一双就是了,结果下楼的时候好死不死的碰上了李国年。

  孙佳君低眉顺眼的要走过去,李国年本来也是没有注意,然后看着她的背影叫住她。

  “是哪个办公室的?”

  李国年对孙佳君的脸不算是陌生,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等孙佳君站稳了抬起头他就看出来了,不过也没觉得怎么样。

  “工作还习惯吗?”

  单看外表你根本就看不出来李国年像是一个那样的人,如果孙佳君不是经历过孙佳薇的教训,她今天一定推翻心里对李国年所有的看法,一眼看上去那就是一个领导,一个特别谦虚温和的领导,就像是自己的亲叔叔那样。

  “跟着王晓好啊。”

  孙佳君被李国年耽误了一点时间,下楼看了一眼手表,她也没有开车来,坐车回去,外面太热了,根本出不去。

  给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妈,给我找一双平跟的鞋子,下午小江说是要出去。”

  正说着呢,小江从那头走过来,比比自己,意思是说在说自己呢,佳君赶紧说先挂了,小江说王晓的车在,现在她不用刻意送佳君回去,佳君有点不好意思。

  下午孙佳君跟在王晓的身后,左岸这边要拆迁,王晓是过来看看的,小江跟在王晓的身后两个人一直在说什么,小江的手里还拿着文件,孙佳君走了一段就跟不上了,王晓走路的那个速度她很蛋疼,脚底下都是水泡了,脚都不敢落在地上,觉得疼。

  回去车子绕过小路上了大路,王晓看着孙佳君。

  “感觉怎么样?”

  感觉?

  孙佳君觉得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一个,机关里的节奏特别的慢,也许她也是没来两天吧。

  如果说之前孙佳君看见的是冰山一角,今天一进大门她就感觉出来不一样了。

  似乎总是有眼睛都在看她,楼上探出来好几个头明摆着就是在看她的,下楼的时候甚至听见有人在说:“那个那个,那个就是孙佳君……”

  被人当猴儿看了一天,吃午饭的时候孙佳君跟小江抱怨,王晓的另一个秘书从来不跟他们一起吃饭,似乎总是特别的忙。

  “他们都在看什么啊?我也不认识他们。”

  小江说你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现在认识你了,能进政府工作,别人总得弄清你是哪一号,你怎么进来的,你是什么部门的你负责什么,你的背景是谁。

  晚上下班,拎着包到点就下班,这个似乎挺好的,孙佳君悠悠闲闲的从里面出来,一辆车从她旁边经过,这个人她也认识了也是这两天进来的,实习生,现在实习生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牛逼,一上来就开宝马。

  孙佳君嘟囔了两句,走到路对面往前走,到了601站点等车,这个时间车上的人特别多,等了一辆车上都是人,在等一辆又都是人,她实在撑不住了,给黄妈妈打电话,黄妈妈说自己正好要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就顺路过来接佳君了,佳君等啊等的,终于看见黄妈妈的车了,车子减速靠边停下来,佳君下去打开车门坐进去带上车门。

  “我觉得好累啊。”

  不是累别的,而是觉得没意思,在机关工作就这样?

  一天也没什么好干的嘛。

  陪着黄妈妈去超市转了一圈,买完了东西两个人开车回家,就好像孙佳君从来没有结过婚一样,晚上洗洗就打算睡了,自己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一定动静都没有,然后关机关灯拉上被子准备睡觉。

  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吃了一口早饭,黄妈妈问佳君晚上有没有别的消遣,佳君说没有啊,回来要复习,她准备考公务员。

  “去健身房或者是去游游泳。”

  当妈妈的能看不出来孩子现在闹心呢?嘴上不说,可是陆湛江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黄妈妈搞不懂佳君为什么要喜欢这样的一个男人,太累了,你的思维得围着他来转。

  上午外面有人来闹,前面那一块动迁,双方没有谈好,又是在中心的位置,然后开发商在把某家娱乐中心的后墙给推了一块,结果今天这个娱乐中心的老板就召集自己家的员工抗议静坐。

  孙佳君听着外面沸沸嚷嚷的,也没有人下去解决,她很纳闷,就让他们这么坐着?影响多不好啊,要是上个电视台什么的,多难看啊,可是孙佳君就是瞎操心,上哪门子的电视台,这里的电视台敢报嘛?

  过了中午,那群人还在下面坐着,孙佳君看着有人给他们发了水,上面王晓在接手事情的处理。

  那个老板也不是这里的人,是海南人,这个娱乐中心算是家族企业了,里面所有的高层几乎都是他家里的人,他的说法很简单,就是给的钱没有达到他心里的数目,那么现在他不想动行不行?这样把他后面的墙拆了,当时里面还有客人,一旦出了问题,这个问题谁来负责?

  “我也是政协委员。”

  王晓本人没有出面,而是另一个秘书在负责的,孙佳君没有机会看见所谓的秘书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位负责的东西就很全面了。

  商谈的结果就是那个老板继续开,开发商不会在碰到他的后面,不过这个损失他自己承担了,这边才结束谈判,那边李国年就召开会议了。

  孙佳君作为王晓的秘书第一次走进这里的会议室,怎么说?

  很辉煌,不,这个词形容的不对,很尊贵的感觉,里面的空调风吹着,前面领导的座位都是皮沙发很大旁边有一个小台子然后上面摆放着麦克风,小江给孙佳君发窗口,说这个会议室是机关里的第一会议室,平时开会和外面的人开会几乎不在这里的,这里的条件要好些。

  王晓和李国年的助手在说什么,两个人脸上都看不出来什么太大的表情,你来我去的,孙佳君就站在后面看着自己的鞋尖,王晓当时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可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就对着孙佳君来了,把手里的东西扔在桌子上。

  “会议记录呢?”

  孙佳君把自己的会议记录录音笔交给了王晓,王晓觉得特无语,然后看着孙佳君。

  “你是不是不能见人啊?”

  孙佳君不明白这话是从何而来,王晓对着她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这一通,李国年那边进了办公室,想了半天。

  “有个有意思的事情。”

  ……

  关于孙佳君是靠着关系进来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中午吃完饭的时候回来,孙佳君看着一个个的看着她的眼神就变了,别人愿意怎么想她顾虑不上,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被。

  陆湛江的司机给孙佳君打电话,说是陆湛江回来了,孙佳君坐在位置上就看着电话,其实想想怎么会不生气呢,陆湛媛死了自己也难过啊,他凭什么把怒火都发泄在自己身上了?

  他留在家里陪着他爸妈,她不认为有问题,可是至少要跟自己说一声的吧?就长个嘴这么难?

  她回来了他一个电话没有,有这样的夫妻嘛?

  反正她是没有见过就是了。

  孙佳君心里很多的埋怨,可是她也不想说,说出来没意思了。

  晚上到点下班,孙佳君给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晚上要回自己家了,小江也等车呢,两个人就一起等了,上车车上的人真心的多,小江说话也不会带着里面的事情说,到站孙佳君就下车了,往小区那边走,站在小区的门口,警卫正在给车放行呢,看见她打了一个招呼。

  “下班了?”

  “下班了。”

  孙佳君提着包往里面走,七拐八拐的到了家门口果然看停着一辆车,自己从包里找着钥匙,她也好多天没有回来了,拿着钥匙开门,进门换了鞋,拎着包往里面走,陆湛江在客厅里弄电脑呢,看着她回来抬了一下头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真心的觉得累。

  孙佳君晚上不吃饭要减肥,所以就没打算做饭,打电话她还是先开口了。

  “你晚上要吃什么,我给你订。”

  结果陆湛江一句话没说,起身拿着衣服就出去了,佳君跟电话里的人说对不起,先不订了就挂了电话,自己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话来来晃晃的,这样有意思吗?

  陆湛江跟孙佳君就是在冷战,怎么开始的没人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依照着目前的情况来看,还很悬。

  早上孙佳君眼睛有点肿,这个真不是哭的,昨天晚上水喝多了,起来晚了,披头散发的,往卫生间里跑,结果拉开门他在里面呢,孙佳君又把门给拉上了,自己退了出来然后就上二楼的卫生间去梳洗了,换好衣服从楼上蹦蹦跳跳的下来,往门口去跑,换了鞋人就走了,陆湛江看着关上的门,觉得很无力。

  孙佳君到了单位屁股坐在位置上就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先开个口,何必赌气呢,想了半天想着下午就打电话,就问问他晚上吃什么,结果下午打电话的时候说是陆湛江出差了,她事先却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就这样吧。

  在单位装着成熟什么都不敢说,成天被王晓给刺,刺着刺着竟然也习惯了,你愿意骂就骂被,下次改了就是了,在办公室话不多说,多说多措,少说少错,不说就不错,学着别人都怎么做事情的,一点一点跟着习惯,一个单位一个制度,这里跟电视台又是两码事。

  回到家自己拿着麦克风唱唱歌什么的,外面的应酬也多了起来,开始她不去,慢慢就感觉到不同了,人家一起吃饭唱个歌的,孙佳君跟着去,开始不唱,觉得丢人,也唱的不好,回到家黄妈妈每天会打一个电话过来,问问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毕竟她曾经是干部家属,给孙佳君讲黄爸爸以前在机关里都是怎么做的,遇见过什么样的人,形形色色的。

  黄妈妈就像是一盏明灯,在照亮着女儿前进的道路。

  孙佳君想出海,她一个人真的很无聊,觉得很闷,觉得想死。

  正好小长假她带着黄妈妈就去了香港,在码头意外的看见郑少东了,孙佳君笑着说自己可以省租游艇的钱了。

  郑少东翻着白眼。

  “我说我一大早的就开始右眼跳,原来是这个,早知道就在酒店睡觉了,陆三儿也有游艇你干嘛租啊?”

  孙佳君刻意回避这个问题,郑少东喜欢卖弄着自己的那点身材,黄妈妈觉得晃在船舱里就没出来,孙佳君站在甲板上张着胳膊,她心里有一口说不出来的怨气,郑少东手里拿着杯子从后面走过来。

  “喂,怨妇,说说吧。”

  孙佳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以前还会跟别人抱怨抱怨自己多么惨自己多么不幸,能抱怨的时候她才知道那才是好生活,当你抱怨不出来的时候,说明你的生活已经成为了一滩死水,没有变动了。

  郑少东摇摇手,那意思现在停,游艇停了下来,他背靠着栏杆把墨镜往上推推。

  “没有可说的?”

  “你说我要是离婚了,是不是在你们的意料之中啊?”孙佳君把脸凑近到郑少东的脸前面问着。

  郑少东吓了一跳,不过马上笑眯眯笑眯眯的神情的回望她。

  “还是会觉得有点意外吧,你们不是爱的要生要死的嘛、”

  孙佳君笑,爱情就是狗屁。

  在郑少东的脸上亲了一下,郑少东擦着脸呢,结果谁知道陆湛江竟然也在,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孙佳君亲了郑少东,心情?

  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和以前就觉得他们俩关系好,现在看来也不全然是自己想的多。

  郑少东推了孙佳君一把。

  “你疯了吧。”

  他搓着脸。

  孙佳君摊手,开玩笑罢了,有什么好生气的。

  “那是陆三的游艇,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郑少东往里面走,想打电话,可是海面上信号不好,接收不到。

  孙佳君看着海面,他们是同时靠岸的,孙佳君下半身围着杀进,脚上踩着拖鞋,拉着黄妈妈的手,郑少东黑着脸,佳君和黄妈妈说自己买的帽子特别的好看,黄妈妈就跟女儿聊天也没有注意到别的。

  陆湛江一身的白,大V的T恤,郑少东笑呵呵的过去打招呼,结果这人竟然转头就离开了,郑少东看着孙佳君比着手,那意思你把我给害惨了。

  晚上佳君都已经睡了,手机响,她抓过来看了一眼,号码很熟悉嘛。

  “有事儿就说,没事儿我挂了。”

  她说完话那头的人还没有说,她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玩是吧?

  你就因为我说了一句风晓可能是无辜的,你就这么记恨我,陆湛江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是可以哄你,可是我不是便宜货,不是围着你转的,你不是觉得我水性杨花嘛,那行,你慢慢看吧。

  响起来第二次还是不说话,孙佳君直接就关机了。

  在香港跟黄妈妈买了很多的东西然后坐飞机回去,中转然后到了地方,黄妈妈说让佳君一起回家,佳君说不。

  “他在家里等我呢。”

  黄妈妈一听,这两个孩子啊。

  “佳君,你听妈妈的话,你退一步。”

  孙佳君安慰黄妈妈自己没有事情,送着她上车然后让司机来接自己,在飞机场的咖啡厅里等着,司机没一会儿就过来了,好像知道她今天回来似的,上车孙佳君也一句话不问。

  到了家,踢开脚上的鞋子直接拿着睡衣去冲澡,陆湛江在,抱着胳膊站着呢,也许是在等她说什么,孙佳君就是没有任何的表示,他愿意相信,那就相信眼睛看见的吧。

  她在里面洗澡的时候他敲门。

  “开门。”

  “你去楼上洗,我很累。”

  孙佳君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够清楚的了,她在泡澡一动不想动,折腾的很累,没有力气。

  陆湛江又敲了两次,孙佳君没说话,后来就听着咣当一声,他直接把卫生间的门给踹开了,孙佳君扯过一边的浴巾围上就要往外面冲,他愿意踹可以随便踹,家里有这么多的门,不怕他踹的。

  陆湛江一把抓住她,两个人就跟斗牛一样,谁也不肯先说一句低气的话,全部的力量都放在较量上了,她咬着嘴死活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以前不管是好受还是不好受,她会撒娇说自己不行,今天干脆就省了,就瞪着眼睛看着,你愿意来你就来,谁怕谁。

  陆湛江开始还能继续下去,可是看着她的眼睛就那么瞪着自己,有点承受不住,干脆拿过浴巾盖在她脸上,孙佳君也不是等闲之辈对着他又是挠又是咬的,在用一种原始的力量在搏杀。

  陆湛江抱着孙佳君进浴室把她顶在门上,她终于还是求饶了。

  “我是人,我是人……”对着他开始嗷嗷嗷的叫唤着。

  陆湛江没尽兴可也还是退了出来,抱着她放进浴盆里。

  “你看见我了没有?”

  伸手去捏她的脸,孙佳君拍开他的手:“你别跟我装一副很熟悉的样子,我跟你不熟,还有我愿意开玩笑愿意跟谁就跟谁,你犯不上跟我着急上火的,能过就过,不能过……”

  剩下的话她不能说,陆湛江现在笑了,心里差不多的结缔就应该过去了,你妹妹没了伤心这个做老婆的肯定会理解,可是你不能把你的悲伤交换给其他人来悲伤这样子,她也不是受气包。

  孙佳君气愤的踢了一下水,然后赤条条的从里面直接站起身,在家里她怕谁看,拿着睡衣往身上套,结果还没套上呢,他又开始了,算是和好了,别人说床头打架床尾合,这句话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啊。

  陆湛江在床上抱着佳君,佳君就背对着他,不过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明明睡的够多,可是精神就是不够用,觉得累,吵架太伤感情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一等儿媳142_更新完毕!
一等儿媳最新章节http://www.235aiwan.com/yidengerxi/,欢迎收藏
手机看一等儿媳http://m.235aiwan.com/yidengerxi/一等儿媳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一等儿媳》版权归原作者简思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都市奇门医圣(怪医圣手)最强符医太古神王武神血脉六界神君万古天魔踏天争仙政要夫人美梦时代大道独行

网站地图

235爱玩小说网 | 只分享热门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本站不对任何小说问题负责任何责任。如作者需要删除网友上传本站的作品请发信致邮箱1781746986#qq.com(#换@)